芷鸢13

Sword.

【法诞贺文】Present

Present

一、
今天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生日。
像他这样的人,大概会办一个充满玫瑰和红酒的party,一边收下恶友们的礼物一边和他们嘻嘻哈哈地拌嘴,一边还不忘向各位美丽的女士们抛几个飞吻,或许还会亲自下厨,做一桌精致的法/国菜,顺便调侃亚瑟的厨艺。应该是这样欢乐的生日。
但事实是,每年的这个时候,波诺弗瓦家都是空无一人的。
关于这件事,安东尼奥是这么解释的:“啊,生日的话……果然还是会想要和自己的爱人一起度过吧?”
二、
法/国西北部,鲁/昂。塞/纳/河静静地从这座城市中穿行而过。
又来到这里了。
弗朗西斯看着面前状如一只倒扣的维京船的教堂*,还有后面那高大的十字架,仿佛又一次看到了五百多年前那炽热的火焰,和在烈焰中迅速变得焦黑的白裙。
还看到了什么呢?
啊……还有那位金发少女最后的微笑。在血红的火舌中,她的双手交叠在胸前,闭着双眼,微笑着,直至烈焰灼伤她的每一寸皮肤,将她化为灰烬。
  弗朗西斯将手中的鸢尾花轻放在纪念碑前,背靠着冰冷的石碑坐下,闭上双眼。他轻声念出背后纪念碑上的名字。
“Jeanne d’Arc。”
这是那位少女的名字,这是被这座教堂所纪念的名字,这是被鲁/昂深深铭记的名字。
——这是弗朗西斯深爱的人的名字。
三、
弗朗西斯怎么也没想到会再一次遇到她。
——而且还是在RueJeanned'Arc这条路上*。
“弗朗先生……?”
“丽莎?”弗朗西斯难以置信地看着两个月前遇见的女孩,眼神里有少见的慌张,“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我是来鲁/昂大学留学的,昨天刚到这里。上次没和您说过吗?”丽莎欣喜地说道,“真没想到会再遇见您呢,弗朗先生也是来参观的吗?”
“……算是吧。”弗朗西斯的脸上闪过一瞬的忧伤,但他很快掩饰了起来,转而换上那副灿烂的笑容,“看来小丽莎和哥哥我还真是有缘呢,那么,哥哥我就再为你当一次导游吧~”
丽莎也笑起来:“好啊,看来弗朗先生不仅熟悉巴/黎,对鲁/昂也很是了解呢。”
“那当然啦,哥哥我可是对整个法/国都非常熟悉哟~”
“真的吗?”丽莎有些怀疑。
“嗯。”弗朗西斯微笑着,温柔的目光望向蔚蓝的天空,“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我都很熟悉哟。”
——就像对自己那样熟悉。
“是吗?”丽莎轻笑出声,心里想着这大概只是玩笑话吧。不过她还是认真地回复道:“那可就太好啦,法/国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国家呢,能请见多识广的导游先生为我详细地介绍一下吗?”
弗朗西斯愣了愣,随即绽开笑容:“当然可以,哥哥我非常乐意与美丽的小姐分享我的见闻哟~何不边欣赏鲁/昂的美景边聊呢?哥哥我还知道附近有一家非常地道的甜品店哦~”
“好啊!这次我一定要尝尝正宗的马卡龙!”丽莎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迫不及待地加快了步伐,“走吧!”
弗朗西斯面带微笑地看着前方那个穿着白色衬衫和酒红色高腰裙的美/国女孩,带有金色短发的身影与记忆中身着盔甲、手执利剑的背影渐渐重合。
——法/国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国家呢。
  ——「我挚爱的法/兰/西啊,我将为你而战。」
  贞德,我知道你和她终究不是一个人。
你是誓要拯救法/兰/西的少女,在战场上奋力杀敌,将自己的伤痛隐藏起来,为法/兰/西献出了自己的一生;她是普通的美/国少女,喜欢旅行,喜欢甜品,像其他少女一样快乐地生活着。
但你们都爱着法/兰/西。
是啊,法/兰/西……只是法/兰/西,这个美丽优雅而又历经沧桑的国度。
——“凡是被历史玩弄的人,下辈子若能普普通通降生、恋爱,在世界上的某处过上幸福的生活就好了。”
我曾这样祈祷过。
现在它真的实现了。
能在这里遇见她,能默默地看着她快乐地在这里生活,这大概,就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了吧。
这一次,一定要幸福啊,贞德。


*来自百度百科:圣女贞德教堂,外形如一只倒扣的维京船。
*来自百度百科:鲁昂的主干道-RueJeanned'Arc。

评论

热度(4)

©芷鸢1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