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鸢13

Sword.

【西国组】Holy Night

Holy Night

-背景是私设的娱乐圈paro,之后大概会有个全员向长篇
-角色死亡注意
-歌曲《Holy Night》为2015年时之歌圣诞贺曲
-ooc大概不可避免
-圣诞快乐。

      埃蒙再一次见到尤诺和瑞亚时,E市那棵标志性的大槐树已经换上了银装。
      半年前SOT剧组杀青,次月饱受期待的SOT演艺公司十周年纪念电视剧《暮日醒觉诗(下部)》开始放送,风格独特的音乐和跌宕起伏的剧情再一次赢得了观众的好评。庆功宴上的欢声笑语、举杯祝福之后,尤诺和瑞亚决定回到家乡N市作为二人组合继续发展;维鲁特终于打开心结愿意重拾歌手身份——当然他表示以后也会继续为大家做幕后伴奏——劝了他这么久的赛科尔自然是大喜过望,在庆功宴上像喝了假酒一般兴奋地要高歌一曲结果迅速被制止;舜想要带着妹妹弥幽同云轩、界海一起周游三市,让她看看E市以外的世界;而尽远则选择暂停演艺生涯,回家陪伴患病的母亲,昔日的洛维娜夫人风华不再,但与儿子消除误解是她更加期盼的愿望。埃蒙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便留在E市生活了半年,顺便等着某个人。
      而格洛莉娅,则在庆功宴次日飞回W市,接受肌无力症的治疗。
       那时E市初夏蝉鸣阵阵,埃蒙在机场最后一次将格洛莉娅从自己肩上轻轻放到轮椅上,送她登上前往W市的航班。那时她笑着对他许诺,说一定会回来。
       半年后的今天,细雪纷飞,埃蒙等来的却是她留下的遗物。

       “谢谢。”尤诺接过埃蒙递来的两杯热茶,侧身将其中一杯放在瑞亚面前。好友的离去对他们而言都不是能轻易谈起的话题,一时间静默无语,只有茶香缭绕。
      最后还是瑞亚先开了口:“莉娅的消息是她的母亲告诉我的。知道她的病情后,我们便决定去W市,去见她……最后一面。”瑞亚抿了一口清茶,眼角微红,“莉娅那时已经说不了话,但我们来时她的眼神很高兴。维拉夫人说,莉娅特意嘱咐她不要告诉你她病情的恶化……但是有件东西想拜托我们转交给你……”
       埃蒙注视着瑞亚交给他的方盒,沉默许久才轻声答道:“谢谢。”
       沉重的气氛让他们无暇关心对方这半年来过得怎样。茶渐渐凉了,白色的雾气慢慢淡去,关于友人的记忆在脑海中一点一点清晰起来,这些年格洛莉娅带来了多少欢乐,而现在想起来却只添悲伤。
       临走前,尤诺在门外转过身来,看着埃蒙那张不善表达的面容轻声说道:“她走得很平静,没有什么痛苦……请节哀,埃蒙。”
      埃蒙仍拿着方盒,握着门把的右手微微一僵,低声应道:“嗯。”

      他几乎不用猜,就知道方盒里一定又是格洛莉娅做的小机器,她从小就喜欢这些,即使是幼时住院的几个月里也老摆弄着父亲的工具箱;而这机器要么留声要么成像显文,肯定是给他留下的话。
      毕竟,她总该为她违背了诺言做个解释。
      打开方盒,里面是一个齿轮形状的金属制品,轮轴处是圆形的按钮,略微凹陷下去。齿轮侧面的接缝处有些轻微的划痕,看上去像是试了好几次才接好的。
      “有点像她那时在医院捣鼓的玩意儿……”埃蒙拿起半个手掌大小的齿轮细看了几眼。隐约记得9岁那年在医院第一次见到格洛莉娅时,她手里也拿着一个小小的齿轮。
      现在他手里也握着一个齿轮。
      “可是你没有回来。”

      “我看看啊这个应该扣在这里……好差不多了——等等已经开始录了?!”
      埃蒙按下按钮,熟悉的声音立刻涌入耳内。记忆里格洛莉娅的声音总显得更加成熟些,而录音时因为病中虚弱,听起来倒更像是十七岁少女的声音,只是缺少了一些应有的活力。
       还是这么冒失,埃蒙想。
       “……唉呀既然已经录了那就……咳咳——嘿大个子,我回来啦!遵守诺言了吧!”
       ……这算哪门子的回来,他又好气又好笑地想,眼眶却不禁有些酸涩。
       “好吧,这大概不能说是回去了——不过至少算声音回去了一部分嘛——咳,还是不开玩笑了,毕竟你这会儿大概不大开心,或许还在气我违约呢。”
       怎么会生你气。伤心倒是真的。
       莉娅,这半年没有冲动一趟去看你,我有些后悔了。
       “大个子,我大概是回不去啦。
       “原因就不用说了,你们都知道。当时说要来治疗,其实我也明白这只是种徒劳罢了。不过嘛,人总是想抓住一点希望啊。
      “哎怎么又说到病上去了……本来打稿子的时候不准备说的……
      “嗯好吧,原本也没有什么像样的稿子。我只是想趁着最后几天还能说话的机会留下点东西给大家,给你。
      “大个子你现在还在E市吧?哎真羡慕你啊还能和剧组的大家见面~
      “在剧组拍戏的日子特别开心,应该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两段时光之一了。能在剧里圆了自己使用枪械的梦真是太满足了,能唱那么热血的歌也很激动。
      “大个子你下次和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帮我转告一句谢谢吧。不管是编剧云轩大叔还是小天使界海,不管是演员还是服装或摄影人员,大家一起才把剧中的世界完整地展现了出来,真的,非常非常谢谢他们。
      “哦不对,还是不要在大家团聚的时候提到过世的人吧……
      “对啦,还有大个子你,
      “以后就没人叫你大个子啦,不过反正你的身高压迫还是摆在那里。记得我刚刚说到最快乐的时光,两年前,和你在Singing Times选秀中的较量是最酣畅淋漓的。我一直记得最后决赛我们一起唱的《By Your Side》。说真的,自从和你一起唱歌之后我才发觉原来两个人和一个人唱是完全不一样的,那时我才意识到,1+1也可以大于2。
      “谢谢你在那之后也一直陪着我,大个子。
     “说起来我好像很少认真地叫过你的名字?那……
     “埃蒙。
     “我们最后再唱一首歌吧?
     “记不记得去年圣诞为了给SOT纪念剧预热我们几个一起填词翻唱了一首《Holy Night》?唱这首吧,我很喜欢。
     “因为,生命本就是个神话啊。”

     “我当然记得,”埃蒙默默听到这里,闭上了双眼。那是去年的圣诞,是少有的全体人员到齐的日子,是我向你确认心意的日子——
     也是你确认病情开始直面死亡的日子。
     齿轮里,格洛莉娅的歌声随着微弱的噪音缓缓传出,埃蒙深吸一口气,跟着她轻声唱了起来——
“Holy night
伴着钟声敲响让大地白雪皑皑
你体温突然环住我心安
梦不完
花前月下等朝阳点亮梦的对岸
不管是这个还是下一个圣诞

雪下得那么大
前方路能看见吗
只要有你还在 就不必感到害怕
被冰雪埋没的花
会再度盛开啊
生命本就是场神话

Holy night
银装素裹世界纷纷扬扬一整晚
你熟悉的声音浮现耳畔
爱不散
彼此守护前行尽管长路漫漫
一起冲破乌云海浪起航扬帆……”

      彼时,格洛莉娅按下结束录音的按钮,看向窗外。W市已下起了雪,E市也该快了吧。
      “还有一个多月就是圣诞了啊,这就当做是给他的礼物吧,”格洛莉娅微笑着抚摸手中的齿轮,声音越发微弱。
      “圣诞快乐啊,大个子。”
      “只是这一次,还有以后的许多次,我没办法陪你了,埃蒙。”

      歌声渐散,房间里重回寂静。埃蒙将齿轮收回方盒里,轻轻地盖上。
      安息吧,莉娅。
      冰雪之下的花儿啊,愿你在天堂的暖风中能重新盛开。


End.



评论(8)

热度(23)

©芷鸢1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