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鸢13

Sword.

【法贞】偶遇

-去年四月为法贞群里击鼓传文写的一个小短打,很短
-贞德转世梗
-下周期末考所以当作给自己和朋友加个油
-(不要问我为什么用玻璃渣给考试加油,我不知道什么是玻璃渣)



法贞击鼓•偶遇


       秋日温暖的阳光慷慨地洒向大地,穿过菱形的透明玻璃,给木质书架上一排排的书脊抹上淡淡的金色。
       在少数能暂时摆脱那令人头疼的政事的宝贵时光里,弗朗西斯无疑会找上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这两个家伙,一起勾肩搭背地走进那家再熟悉不过的酒吧,点三杯不同的酒,在爵士乐的鼓点里笑着聊近来的各种事情,时不时跟着人群为舞女的精彩表演欢呼一声,然后一直畅谈到天明。当然,更多的时候他们三人的空闲时间往往不凑巧地错开,弗朗西斯便独自漫步在巴黎的街头,穿过一个又一个熟悉的路口,拐进这间书店。
       弗朗西斯自认算不上是多爱阅读书籍的人,但他喜欢那种感觉——在小小的书店里,花上一个下午静静地翻阅一本书,仿佛走进了另一个世界——那种惬意是他作为国家不可多得的。
       如同以往,弗朗西斯轻轻推开书店的木门,习惯性地对正在整理书架的店主安娜小姐展现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便向后面的书架走去。
       书店里很安静,能听见脚下木质地板受到压力发出的轻微声响。细小的灰尘漂浮在一束束阳光里,米色的窗帘被微凉的秋风轻轻鼓起,弗朗西斯不禁上扬嘴角,思索着今天该读一本怎样的书。
       弗朗西斯把视线转向右边书架上的标签,“小说”、“历史”、“传记”,然后是——一个有着金色短发的脑袋。
       金发的女孩正踮起脚尖,努力把手臂伸长想要拿到书架上层的一本书,额上的汗珠表明她已经尝试许久了。从弗朗西斯这个角度,能看到她身着白色衬衫和红色及膝裙,细碎的刘海上别着一个花型发卡,还有那双清澈的水蓝色的眼睛。
       ——……贞德?!
       弗朗西斯几乎要喊出那个他日夜难忘的名字,最后却只是自嘲地笑笑——明知道她再也不可能回来了,不是吗?
       “这位小姐,请让我来帮你吧。”他重新露出平时温柔的笑容,伸手替少女拿下那本书,扫过书脊的时候心里不禁一震:《圣女贞德传》
       “啊、谢谢您…”少女接过书,下意识地用英语回答,突然想起这是在法国,赶快补上一句,“我是说…十分感谢。”
       “不用谢,帮助一位淑女是理所应当的。”弗朗西斯看着面前少女因局促而微微泛红的脸颊,笑着说,“小姐的法语说得相当流利呢。”
       少女脸上的红晕又深了几分:“承蒙先生夸奖…因为曾在中学时选修了法语所以稍微能讲一些,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于是弗朗西斯和少女就这么聊了起来。在谈话中他得知少女名叫丽萨,来自美国,她来到法国是因为被这里的大学录取了所以想先来看看,也一睹法国的美景。
       弗朗西斯用温柔的眼神注视着面前洋溢着灿烂笑容的少女,丽萨的眉眼渐渐与记忆中那个人的笑颜重合,但又很快分离——她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他心里清楚。
       “冒昧地问一句:丽萨小姐为什么想读这本《圣女贞德传》呢?”
       “啊,这个呀…”丽萨看了看怀中的书,抬起头直视弗朗西斯紫色的瞳孔,微笑着说道,“很早之前我就听说过这位奥尔良的少女,知道她手持利剑、带领士兵保卫家园的传奇。从那时起我一直很敬佩她,敬佩这位直到被火海吞噬仍视死如归的圣女……”丽萨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接着说道,“所以我想要多了解她一些,记住更加真实完整的贞德的故事,这也算是我对她的一种纪念吧。只要有人记住她,她在天堂就不会那么寂寞了吧。”
       丽萨的笑容在弗朗西斯的眼前渐渐被水雾模糊,他使劲眨了眨眼,不让泪水流出来。短暂的沉默中,看到墙上钟表的丽萨“啊”了一声,面带歉意地说道:“抱歉我得先走了,谢谢先生陪我聊了这么久,真的很高兴能遇见先生你呢。”
       “哥哥我也很高兴遇见丽萨小姐哟,下一次你来巴黎的时候,请务必让哥哥我当你的导游。”弗朗西斯微微颔首,微笑着与丽萨告别。
       丽萨回以一个明媚的笑容,转身小跑向门外。突然,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又一次直视着弗朗西斯的双眼,犹豫着轻声问道:
       “先生,我曾经……在哪儿见过你吗?”
       ——当然。
       ——在小小的栋雷米村,在查理王储殿上,在军队的驻扎营里……
       ——在……鲁昂的火刑架前。
       一幕幕回忆闪现在弗朗西斯眼前,阻挡了他即将脱口而出的回答。他用温柔的微笑掩盖了眼底的悲伤,注视着丽萨如海洋一般的蓝色眼睛,张开双唇作出了回答:
       “不,我们从未见过。”

End

评论(1)

热度(4)

©芷鸢13 | Powered by LOFTER